新闻中心

易方达“王牌”张坤:一个变慢的社会才是股票投资的黄金时代

发布时间:2020-06-11 16:55:58 点击量:

易方达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坤,过去一段时间“低调蛰伏”,少有公开发声。但这不妨碍业内和市场对他的高评价,他的观点和投资动向依然引人关注。

  日前在一个小范围的场合上,张坤深入的聊起他这段时间对投资的最新体悟和观点,其中不乏妙语:

  一个变慢的社会才是权益投资的黄金时代,长期看,权益投资有更高的收益是明确的,但波动就是要付出的成本。

  未来十年,随着行业集中度和竞争格局的变化,中国会诞生更多伟大企业,伴随他们成长是我们最大的机会。

  对于疫情、贸易摩擦等因素,短期看对估值可能有较大影响,但从三五年维度来看就不重要了。

  无知才是最大的风险。如果你不了解这个企业,哪怕只是买了1%,但对于整个组合来说,其实风险是很大的。

  我们通过一套严格的体系去找漏洞比较少的企业,在熊市里面是会有更多的超额收益。当然,不可能有一个方法能够在任何时候都能跑赢市场。

  股票投资的风险不在于波动,而在于本金的永久损失。

  医药、互联网、消费,肯定还是要战略性重视的板块。但目前估值确实是比较高......

  Choice数据显示,张坤是易方达中小盘混合、易方达蓝筹精选等多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其现任基金资产总规模313.72亿元,他从2012年9月开始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至今的收益率为414.28%。

  以下为原文实录(部分内容有删节,采第一人称)

  01

  不太倾向于用成长、价值来区分企业

  我在2008年加入易方达基金,2012年担任易方达中小盘的基金经理,2014年易方达亚洲精选股票基金经理,2018年担任蓝筹精选的基金经理。

  我的投资理念是,要以防范组合的风险为首要出发点。我们收益主要来自于分享优秀企业的业绩增长,实现长期比较稳定的回报。

  从投资风格上来看,我们非常关注的是,企业是不是真的优秀。即看中企业的竞争力,包括它的护城河、商业模式、创造自由现金流的能力。我们会去选择一些成长确定性比较强的企业,这些企业的成长性不一定要很快,但是它的确定性是比较强的。

  要在比较强的估值的安全保护情况下去买入好企业,实现中长期的对它们的集中持股。

  我的投资方法,是自下而上深度地去研究优秀的企业,去获取持续稳定的业绩增长。

  其实,我不喜欢去说,企业到底是价值还是成长,我们更关注的是企业到底是不是很优秀。在历史上,过去的五年、十年它们是不是能出比较好的成绩单,是否有较高的水平,是否有比较强的产生自由现金流的能力,财务状况是否非常健康,相对于上下游企业是否有比较强的议价能力,管理层是否有比较明智的去分配社会资本的能力。

  如果是的话,就能够经历住各种经济周期的考验。

  从投资上来看,对于股票长期的复利增值,我们非常关注。我认为,获得复利最重要的方式,是在每一轮的市场当中,能够保证企业股价下跌是相对有限度的,这样随着经济的增长,股价能一轮一轮地创新高。这也是能让我们组合净值创新高的原因。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股票投资的风险不在于波动,而是在于本金的永久性损失。希望不要有这种本金的永久性损失,这样就可以能够实现复利的有效积累。

  另外,组合中一定会有表现比较好的公司,和表现比较差的公司。就如巴菲特所说,“我最好的三个股票可能和大部分的投资人差不多,但可能我最差的三个股票要比其他投资人好得多”,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我希望通过比较严苛的标准、深度的研究,能够把组合里面最差的股票做到可控。

  ……

  02

  不可能用一种方法在任何时候都能跑赢市场

  我们对公司的估值,也很关注。相对企业一两年增速的快慢而言,我们更看重企业成长的持续性,即企业长期能够积累自由现金流的能力。

  假设企业在这方面有比较强的能力,那我们对其估值的容忍度会更高,在盈利的时候,要避免把情况想得过于乐观,希望在悲观的情形之下,我们的投资也能够做到全身而退。

  行业的景气度方面,我希望把行业景气度带来的波动对企业业绩的影响,能剔除掉去判断企业。

  市场上主要有三种钱可以赚,一种是获取信息的钱,第二种是解读信息的钱,第三种是控制情绪的钱。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其实信息传播的速度是比之前要快很多,在这种情况下,获取信息的钱是越来越难赚,其有效性是在迅速地下降。解读信息的钱,即信息来了,我们怎么去认知它。但对这块来说,我们是希望可以通过深度研究去理解企业,理解企业的生意模式和长期竞争力。

  在市场上,更多投资人是关注企业一年期、半年期业绩的情况,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去解读企业的三、五年内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比如,……

  在控制情绪的钱方面,其实市场很容易低估优秀企业持续增长的能力。所以在这块,我们要有足够耐心去跟这些企业一起成长。随着经济的增速的中枢,从过去的两位数慢慢增长到60、70的话,我们相信能看到中国资本市场有很多类似于美国那样,有50年历史甚至更长历史的企业出现,它们可以在它们的生命周期当中持续地成长。

  另一方面,我觉得在熊市里面,我们的方法是会比较有效的。因为这个时候,大家对企业的质量会更加关注,我们通过一套严格的体系去找漏洞比较少的企业,在熊市里面是会有更多的超额收益。当然,不可能有一个方法能够在任何时候都能跑赢市场。

  03

  投资风格的形成并非“跃变”

  对于我的风格是怎么形成的问题,我觉得这不是一个“跃变”,对于价值投资这件事情,你要么是在五分钟之内接受,要么可能你一辈子也很难接受它,我属于是五分钟之内就接受的那种。

  我觉得整个价值投资的体系和逻辑,实际上是非常自洽的,这与我本身的性格是比较匹配相符的。对于投资风格和思想的打磨,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并没有说在某个时刻发生跳变。

  其实我在毕业之前,就读过伯克希尔股东的信,但是在那个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感觉。真正从事投资职业之后,每一次读都有很多的新的体会。特别是在投资当中不断地进行反思的时候。

  我认为,评判一名投资人,至少要有十年的时间去进行评估。基金经理是一个靠时间去慢慢磨、慢慢在这个市场里面去积累的职业。对于知识的积累其实也是一个复利的过程,不断地去提升自己的水平,去提高自己的准确率。

  无知才是最大的风险。如果你在不了解企业的情况下进行买入,哪怕只是买了1%,但对于整个组合来说来说,其实风险是更大的。还是要把研究做扎实、做透,然后才去做投资。

  04

  要降低对医药、消费的预期收益

  我觉得医药、互联网、消费这三个板块,肯定是需要战略性重视的板块。

  首先,有足够长的赛道去供企业的成长。

  其次,在医药、食品饮料和互联网行业里面,企业能相对容易做出差异化。比较容易获得竞争对手的显著优势。

  第三,这三个行业大部分的资产都比较轻,现金流、生意模式各方面会比较好。

  因此,我觉得这三个行业还会是我们重点考虑的方向。

  目前,消费、医药都经历了比较大的一轮上涨,估值确实是比较高。估值越高,越会透支未来的收益率。因此,对于医药和消费未来收益率的预期,肯定是要做降低的。

  对未来市场的看法方面,一个变慢的社会才是权益投资的黄金时代,权益投资长期看有更高的收益是明确的,但波动就是要付出的成本。

  未来十年随着行业集中度和竞争格局的变化,中国会诞生更多伟大企业,伴随他们成长是最大的机会。

  对于疫情、贸易摩擦等因素,从短期一两个月看对估值可能有较大影响,但从三五年维度不重要,所以对这些因素不太关注。 

上一篇:5毛钱的股票能买吗?说说「面值退市」这个事

下一篇:周5晚间,7只股票发布重大事项

版权所有 Copyright ©常州杰丰资产管理有限 2002-2014 技术支持:欧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