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大国崛起与股票投资

发布时间:2018-04-17 13:31:00 点击量:

今年大红大紫的投资界大佬雷·达里奥多年前在其桥水网站上公布了其英文的《原则》小册子。当时的我正处于积极搜集投资领域信息的状态,自然没有错过这本当时在国外投资界引发热议的小册子。

读完这本英文小册子,我就知道此人绝非泛泛之辈,后来一查果然是投资界大佬。于是乎,我就顺藤摸瓜,把桥水的官网翻了个遍,发现了不少的好文章,其中一篇便是本文的《大国崛起与衰落》,当然最著名的应该是那篇《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

这篇《大国崛起与衰落》对我影响很大,帮我度过了2013-2014年夹头的艰难岁月。在此我将文中之精华摘录至此,以下文字均为本人翻译,能力有限请多见谅。

中印崛起

达里奥认为在未来15至20年,新兴国家的GDP将占到全球的70%,当前只有47%,而其中中国将占到25%,印度将占到12%,这一水平与两国经济在19世纪中期占全球的比重相当。

blob.png

上图为过去600年间主要国家和地区的GDP在全世界的占比数据。

国家崛起与衰落的五个阶段

这是对于我而言感觉收获最大的认知提升,如果我能提前10年看到达里奥的这篇文章,我可能就已经成为亿万富翁了,好在现在看到也还不晚 。对于这五个阶段的阅读,我建议读者根据自己的人生经历和观察来对照目前中国所处的阶段,你就更能把握未来的脉搏,而这一点对你而言可能受益无穷。

第一阶段:初级新兴国家

国家贫穷,同时人们也认为他们很贫穷。

在此阶段,这些国家将成为低成本的制造者,并吸引大量国外投资。国家的汇率及资本市场都不成熟,其汇率往往锚定其主要出口国的货币,该国居民则倾向于将收入储蓄起来,如通过购买房产等硬资产作为变相储蓄。

第二阶段:末期新兴国家

国家迅速地变得富有,但是却仍然认为自己很贫穷。

在这一阶段,人们的行为并没有太多变化,因为他们大多经历了痛苦时期,因此人们依然辛勤工作,国家也是出口导向的经济体系,汇率依然是联系汇率,人们倾向于储蓄,主要投资在硬资产上,如黄金和房地产,也投资在储备货币的债券上。由于汇率保持低估,其国内成本依然便宜,因此仍然保持竞争力,这也体现在强劲的资产负债表上,收入远大于负债。这也是非常健康的阶段。

然而,好景不常,最终这些国家将步入到债务增速高于收入增速,而收入增速又高于生产力增速的时期。其显著信号有a)通胀加速,主因是生产力增长不够快,不足以平衡快速增长的消费与收入增长;b)债务增加速度显著高于收入增速;c)过度投资;和d)收支盈余平衡。

这一复杂形势最终将导致该国不得不转向独立的汇率与货币政策。这一转向不仅是实际需要,更是一种获得的权利。每一个国家都希望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因为这是管理经济的最有效工具。也正是如此,世界上的主要发达国家都没有将本国货币与其他国家的货币进行锚定。

在迈向下一阶段的转折期,这些国家的国内资本市场开始被世界所接受,私人领域的借贷开始兴盛,资本开始形成,国内和国外的投资者积极参与这一投资盛宴。

第三阶段:早期发达国家

国家富有同时个人也认为自己富有。

这一阶段,人均收入开始与世界最高水平看齐。与此同时,人们的行为开始从a)重在工作与储蓄以备不测 转向 b) 放松并享受生活。这一转变的主因是,新的一代没有经历过艰难时期。而这一转变的标志是,工作时间减少以及奢侈品相对必需品消费的增加。

处于这一阶段并逐渐进入下一阶段的国家通常都是大的进口国,并与新兴的出口国形成共生关系。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企业与投资者仍然渴望获得高额回报,因此他们大量投资于具有劳动力成本优势的新兴国家,而这又进一步增强了两者的共生关系。国内资本市场与汇率市场也比较稳定,吸引了国内外的投资者。此外,由于这些国家被认为是安全的,其也会吸引那些寻求安全而非高回报的资金。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借债成为推动消费和投资增长的动力。

那些处于此阶段的大国,几乎都成为了世界经济领袖和军事主导力量。他们通常发展军力以保护其全球利益。20世纪中期之前,这一阶段的大国主要依赖殖民统治来创造他们的帝国,并提供廉价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以维持其竞争力。之后,美帝国则依赖“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在无需控制外国政府的情况下可以达成上述目的。

这一阶段的国家处于世界之巅,国民也都很享受着一时刻。

第四阶段:末期发达国家

国家开始衰落但仍然认为自己富有。

这是杠杆上升的时期,也就是说,债务相比收入增长的更快,直至终结。产生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经历前两阶段的人都已不在人世,或者说他们已经不在社会的中心舞台上,掌管国家的是那些从来衣食无忧的一代,他们从未经历过金钱匮乏的痛苦。由于人们收入很高,同时消费也很高,因此他们变得昂贵,而由于他们昂贵,他们的实际收入增长速度也不可能太高。

由于人们不愿约束快于自身收入增长的消费,因此他们不得不降低储蓄率,并增加借债。由于他们的消费依然很高,因此他们看起来依然富有,即便他们的资产负债表已经惨不忍睹。在基础设施、资产和研发方面的有效投资也被降低,这导致他们的生产力增速减缓。城市与基础设施与前两个阶段相比,显得老旧和没有效率。他们依赖声望而非竞争力来为赤字埋单。为了保护他们的全球利益,他们通常在军队开支上花费很大,有时还会因为战争进一步增加。

通常,在这一阶段的后期,国家处于双赤字状态,也就是“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

在这一阶段的最后几年,常常会有泡沫的诞生。这里的泡沫是指通过快速增加的负债来支持商品、服务以及投资资产的购买行为。泡沫的产生源于投资者、企业家、金融中介、个人和政策制定者都认为未来会想过去一样,因此他们下重注在趋势会继续下去。他们错误地认为投资标的价格的快速上涨是好的而不是太贵,因此他们借钱买入,这进一步抬高了价格并加强了泡沫进程。

随着资产的升值,他们的净值和收入/消费水平也得到提高,这允许他们进一步借入更多,从而使得杠杆上升的过程得以持续,直至泡沫破裂。当收入增长和投资回报无法支付债务成本的时候,泡沫就会破裂。通常,这都是由央行收紧货币政策触发的。泡沫导致的金融损失对经济的下滑做出了贡献。

无论是战争,泡沫,抑或两者共同作用,这一阶段的共同特征都是债务持续累积直至无法偿付。

第五阶段:最后阶段

国家开始去杠杆进程并相对衰落,但是却不愿承认这一点。

 

随着泡沫破灭,去杠杆的进程开始了。私人债务增速,私人领域消费,资产价值以及净值陷入了自我增强的负循环。为了弥补私人领域的不足,政府债务,财政赤字以及央行印刷的钞票都开始增加。央行和中央政府通常会降低实际利率并同时提高名义GDP增速,从而使得名义GDP增速高于名义利率以便逐步降低债务负担。

我的收获

达里奥的这篇文章是基于大量的历史数据分析后得出的观察,尽管样本依然有限,但是却足以让人对国家的崛起和衰败有一个足够宏观的认识。尽管每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发展路径,但从我有限的观察看,我认为现代国家的崛起与衰落真的大体上符合这五个阶段的描述。中国目前可能介于末期新兴国家和早期发达国家之间。

作为一个信奉价值投资的普通投资者,之所以对这类宏观观点感兴趣,是因为我认为达里奥的分析基本上是符合常识和逻辑的,他的分析对形成我更好地认知这个世界提供了很大帮助。

记得林奇曾说过,当投资遇到困难的时候,投资者应该跳出来,从一个更宽广的角度来看问题,这样才能够尽量避免自己陷于短期的影响。(编辑:胡敏)

上一篇:收评:新三板做市指数跌0.15% 集合竞价成交272只股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常州杰丰资产管理有限 2002-2014 技术支持:北京pk10开奖直播